您所在的位置:特彩吧!天下彩免费资料 > 在职博士 >

缩减官员博士的关键是祛除滋生土壤
【在职博士】 发布时间:08-30

  事实上,如果能有效祛除上述这些土壤,真正在制度上确保做到,官员既难以利用手中职权,也没有动力和必要去盲目追逐博士、兼职博导这类头衔,那么是否严控缩减官员身份的在职博士、兼职博导,就会变得不再重要。因为这样一来,无论是官员攻读在职博士,还是官员兼职博导,都将仅仅取决于其真实的学术水平和能力,如是否有实际的学术贡献、著作和像样论文,而与其官员身份无关。一旦官员是纯粹出于学术志趣而选择在职读博、兼职博导,并且不干扰妨碍其正常履行,那显然没必要对之额外严控,甚至多多益善。

  24日,中国人民大学公布方案称,将严控包括官员、企业家在内在职博士生的录取比例,并缩减了包含省部级官员在内的兼职博导人数。

  对于为何要严控、缩减那些具有官员身份的在职博士、兼职博导,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助理吴晓求的相关解释,无疑显得有些委婉、含蓄,如“在职博士生,对学科发展、文献丰富做得贡献非常小”,“有些人就是官很大,没有著作和像样论文”。

  确实,如果更直白、通俗地表达,之所以要严控缩减在职博士、兼职博导,无非还是因为,这些所谓的在职博士、兼职博导,许多原本并不具备相应学术水平和能力,根本就是不够格的。

  既然许多在职博士、兼职博导,并不真正够格,注水严重,对其进行严控缩减,当然非常必要。但问题是,仅靠诸如“控制在10%以下”之类措施,是否就足以真正有效避免不合格在职博士、兼职博导的滋生泛滥?答案恐怕并不令人乐观。

  长期以来,在我国许多高校,之所以会大量滋生的尤其是以官员甚至为主体的在职博士、兼职博导,背后实际上是有着十分深厚的土壤,如在政事不分、政学不分体制背景下,囿于教育行政化、学术行政化而衍生的官员与高校之间的权学交易的。诚如此前不少高校教育人士曾指出的,“相当数量已经获得和正在攻读研究生学位的党政干部,大都是利用自己的地位和手中的职权,,在职混取研究生文凭和学位……在社会上已是公开的秘密”。

  从官员角度来看,许多官员之所以热衷于在职博士、兼职博导这样的头衔,导致中国最大的博士群体并不在高校,而是在,除了因为官员拥有利用自己地位和手中职权的便利外,另一个重要原因还在于,在文凭至上、学历的官员考核评价体制下,他们也有需要这样做的动力和压力。因为在这种体制下,一个官员是否能够升迁、升迁机会的大小,学历尤其是博士这样的高学历,往往成为不可或缺的硬杠杠。

  事实上,如果能有效祛除上述这些土壤,真正在制度上确保做到,官员既难以利用手中职权,也没有动力和必要去盲目追逐博士、兼职博导这类头衔,那么是否严控缩减官员身份的在职博士、兼职博导,就会变得不再重要。因为这样一来,无论是官员攻读在职博士,还是官员兼职博导,都将仅仅取决于其真实的学术水平和能力,如是否有实际的学术贡献、著作和像样论文,而与其官员身份无关。一旦官员是纯粹出于学术志趣而选择在职读博、兼职博导,并且不干扰妨碍其正常履行,那显然没必要对之额外严控,甚至多多益善。